在抖音电商卖出100万单菌菇这个福建姑娘把原产地搬上直播间

author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杨晨芬的性格,就跟她的抖音昵称“杨美丽“一样,简单直接而又奔放。在交谈中,杨美丽总是时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“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土,但很好记?”杨美丽说,自己作为一名农村主播,主打的就是乡土气息。同时,这个名字还有另外一层寓意,“就是我的家乡很美丽,我们的农产品也很美丽,我们的价格也很美丽”。

杨美丽的确是个勤奋的农村主播,从2019年底到现在,她在抖音平台创作了近2700条短视频,吸引了超过112万粉丝。与此同时,她的以羊肚菌为主的菌菇产品,卖出超过100万单。

杨美丽的家乡——福建宁德是有名的食用菌之乡,当地独特的地理和气候环境,为食用菌提供了生长所需的最佳条件。

杨美丽专门查过,她家乡的一些地方海拔在1000米以上,气候温凉湿润,冬不严寒、夏无酷暑。因此,当地野生菌类丰富,常见的有经济价值且可食用的菌类,就有猴头菇、羊肚菌、茶树菇等十几个品种。

从小到大,杨美丽的生活中都没有离开过菌菇,她家祖上三代都是种菇人。不仅如此,杨美丽的父亲以前还是当地茶树菇合作社的负责人,而且做过二十多年菌菇销售生意。

“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就帮妈妈在村里收菇,挑选茶树菇、过称、记账,一直到16岁。”杨美丽说。在她的记忆中,种植、销售食用菌是再自然不过的事,家家户户都种植,就跟种粮食作物一样自然。如果没有意外,杨美丽也会沿着父辈祖辈的路,成为一个种菇人。

但初中毕业后,杨美丽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。“因为父亲做生意亏了,我还有两个弟弟,所以连中考都没参加就辍学了。”所以,严格讲,杨美丽连初中都没有毕业。

辍学后,杨美丽到福州一家鞋厂打工。也是从那时起,她性格中要强、不服输的劲儿开始显现出来。“我进厂后不久就考了员工代表,一个车间2000人,就一个名额,我考上了。”杨美丽说,当时,成为员工代表就可以上大专,“要上夜校,我一直坚持了下来”。

在鞋厂打工三年后,家里的生意和条件都有了好转,这时,父亲把杨美丽叫回家,希望她继续读书。“但因为我没有中考成绩,只能重新读初三,我都已经19岁了,重新读初三来不及了。”杨美丽回忆说,尽管如此,自己当时还去当地的职中上了两天课。

“我问学校的老师,读完职中出来干什么,她们说出来后就去服装厂上班。我都已经上了三年班了,再读三年书,还要再去上班?”杨美丽当即下了决心,“我就跟我爸爸说,不读了,我不后悔,也不怪你们,反正就不读了。”

再次辍学后,杨美丽又到福州一家百货商场打工,做营业员。“半年时间,我就从营业员升到柜长,打破了一年才能升柜长的先例。又过了半年,我又破例参加店长竞聘,12个人竞岗,我考了第一名。”

那段打工的岁月,虽然很苦,但对杨美丽来说,是一种磨砺。不仅如此,虽然身在福州,杨美丽一直没有离开过菌菇。每次回家,她仍然帮妈妈收菇,有一段时间,父亲在福州一个批发市场卖茶树菇,杨美丽只要有空,就去帮忙卖菇。

长此以往,杨美丽早已练就出一副火眼金睛,不管是什么品种的菌菇,她打眼一看,就知道怎么种的,怎么烤的,品质怎么样,“因为从小到大都在跟菌菇打交道”。

前段时间,杨美丽刚刚经历了一场幸福的烦恼,到底是选清华还是选北大?她今年参加高考的儿子,考了699分。查出成绩那一刻,杨美丽抱着儿子放声大哭,那是真正的喜极而泣。

杨美丽在抖音上分享喜悦,粉丝纷纷留言要沾喜气,也强烈要求她分享“育儿经”,有什么秘诀把孩子教育得这么优秀。

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秘诀,可能就是言传身教。前年冬天,杨美丽专门带儿子回了一趟丈夫老魏在深山里的老家,翻山越岭一个小时,让儿子感受一下爸爸曾经艰难的求学路。

“当时我爸在村里当村长,老魏是村小学的校长,我爸说这个小伙子性子好,人老实。”杨美丽说起曾经的往事。那年,老魏32岁,比杨美丽大9岁。

相亲之后,过了20天,杨美丽就和老魏定下了终身大事,“腊月二十八相亲,正月十八就订婚了”。这倒也符合杨美丽直爽的性格。

直到结婚后,杨美丽才知道老魏三十多岁还打光棍的原因,“他家太穷了,穷得找不到老婆”。杨美丽的公公身有残疾,老两口靠着用竹子做炊帚来卖,养大了五个孩子,还供出了两个大学生。

“老魏和他二哥都是抢着锄头下地,让对方去上学,哥俩的学费书费都得赊账。二哥考上了福州大学,成了村里第一个大学生。但老魏放弃了上高中,考上了能最快参加工作而且不收学费的师范学校。”杨美丽说,“老魏当了小学老师还是很节俭,那时我家还开了小卖部,他从来不买新鲜的鱼和菜,只买咸菜、咸鱼和鸡架。”

结婚后,杨美丽就没有再出去打工,而是留在了老家屏南县。但即使在老家,杨美丽也不会让自己闲着,“那时候老魏一个月工资才800块钱,我也不想伸手问他要钱,要有自己的事业”。也是2005年前后,屏南县旅游产业开始兴起,尤其是每年七八月份的暑期,有大量游客到屏南玩水。

这时,杨美丽又通过自学考取了导游证和研学导师证。“正好老魏放暑假可以带孩子,我就趁这段时间兼职做导游。”哪怕一年只做两个月导游,杨美丽也曾被评为“宁德市十佳导游”。不仅如此,杨美丽后来也参加了自考,拿到了大专学历。

而在做导游的同时,杨美丽也会向游客推介家乡的菌菇产品。不做导游的十个月,杨美丽都是一边带孩子,一边帮父母操持菌菇生意。那些年,杨家主要的产品是茶树菇。

这样的生活,虽然艰辛,但也充满幸福。尤其是2018年7月,杨美丽又生了女儿“七七”,儿女双全,杨美丽觉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过去一段时间以来,屏南菇农都延续着传统的销售模式,农民种出菇后,卖给收购商。这种中间商赚差价的销售模式,弊端也显而易见。“收购商会压价,菇农有时候卖得早了,后面又涨价;卖晚了,又担心会跌价,不管怎样都赚不到多少钱。”

“我们已经把菇采回来烘干了,但是没有收购商来收,只能自己想办法找销路。”杨美丽说。走投无路之际,她想到了在抖音电商直播带货。

实际上,在那之前,杨美丽也拍抖音,用短视频记录自己的日常,只是偶尔拍一拍自家卖的茶树菇。但在2020年7月,直播成了她唯一能想到的出路。

“我第一次做直播那天,抖音小店刚刚开通,一天就卖了5万,我都惊呆了,有的农户种一年也就能卖个几万块钱。”杨美丽记得,那天她兴奋地给几个同样做导游但只能“在家休息”的姐妹打电话,“你们赶紧来做直播”。

杨美丽很快就把自家的菌菇销售一空,又帮邻居家卖。“很快就有很多种植户,天天到我家来逛,‘你卖完了没有,能不能卖我家的’?”杨美丽说,那时,她真切地感觉到了成就感,“因为能尽自己的能力真正帮到乡亲们,那一年真的很难”。

当时,干茶树菇的价格跌倒了25.5元一斤,但杨美丽给种植户的收购价最高到了29元一斤。“因为我要求高,只要最好的。”不仅如此,杨美丽直播带货的菌菇种类也越来越丰富,逐渐拓展到猴头菇、羊肚菌、香菇以及菌汤包。

与许多农村电商达人一样,杨美丽迈入这个领域多少有些误打误撞,但偶然中也有必然因素。当时,抖音电商已经开始发力农产品助销,并推出“山货上头条”助农专项。在平台助力下,许多像杨美丽一样的农村主播,通过全域兴趣电商销售家乡优质农产品,改变自身命运的同时,也改变了家乡面貌。

今年,“山货上头条”助农项目走进福建,在抖音电商开设了“风味福建”线上专区,连接优质农特产与全国消费者,助力当地的食用菌、大黄鱼、福鼎肉片、龙岩地瓜干、永泰山茶油等农特产出村进城,帮助地方新农人和农货商家实现销量增长与品牌推广。

在福建,有很多当地土生土长的新农人,逐渐转型电商带货,在不断成长中,一边扎根田间地头、一边通过电商帮助家乡的农特产品被更多人熟知。杨美丽就是这样一位新农人。

从2020年7月开始直播到现在,仅在“杨美丽的菇生鲜旗舰店”一个店铺,杨美丽就已经卖出了45.2万单菌菇产品。“加上别的店铺,销量早就超过100万单了。”杨美丽说。

而在杨美丽销售的产品中,羊肚菌占了大部分。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价格最高的羊肚菌会成为最大的单品。

“一开始觉得羊肚菌比较贵,一斤要上千块,就没有主推。但后面发现,小黄车里很多人在问,买的也多。”慢慢的,羊肚菌就成了主推产品。

羊肚菌为什么这么贵?这是杨美丽需要不断重复回答的问题。“主要是物以稀为贵,羊肚菌种植难度高,它怕冷怕热也怕冻怕风,产量不高,但营养价值很高。”杨美丽说。羊肚菌采回来还要烘干处理,9斤鲜菇才能出一斤干菇。

如此大的销量,光靠自己的专业合作社自然无法满足供应,当地数量庞大的菇农和种植合作社就成了杨美丽的供货商。而比起卖给传统的收购商,杨美丽给菇农的价格要高出不少。

“比如残疾人和家庭困难的菇农,我们的收购价要贵出一两块钱,反正我们少赚一两块也没关系。”杨美丽说。不过,高价收购的前提是保证品质。时间久了,菇农也都了解杨美丽的脾气。

前几天,杨美丽下乡收菇,有个菇农家里有12袋700多斤羊肚菌,“没有提前跟他讲就直接上门”。“那个菇农在袋子表面摆了一层漂亮的菇,里面的没那么好。后面他老婆来了,就说这样的菇不能给杨美丽,她不会要的,就算要了第二天也得退回来。”

对品质的把控,也换回了粉丝和用户的认可,不少用户都成了朋友。“之前有广州的粉丝给我寄当地水果,还有漳州的粉丝给我寄柚子,寄自己做的月饼。”

菌菇收回来,就到了杨美丽和团队成员上阵的时候。现在,团队里光是主播就有12名,再加上拍摄、剪辑、运营、品控等等,公司员工已经增长到近60人。

但包括杨美丽本人和其他团队成员,没有一个是专业的,“全靠自己一路摸索过来”。他们没有专门的直播间,灶台、餐桌和田间地头就是直播间;团队成员的构成也是五花八门,做直播的堂妹、表妹,负责发货的表姐,负责客服的弟媳……另外还有几十个负责打包的阿姨。

“有人说我一个农村妇女把家乡的菌菇卖得这么好,肯定有团队,他们就是我身后强大的团队。而且我还有支持我的家人,老魏也一直很支持我,照顾老人和带孩子都是他负责。”杨美丽说,自己没有颜值没有才艺,但自己有原产地,自己的底气就来自有场地优势,能够提供优质的农产品。

“碰到大促和爆单时,也会请临时工帮忙装袋、打包、发货,多的时候光临时工就要100多个。”杨美丽说。不管是计件还是时薪,都实实在在地带动了当地村民增收,“菌汤包装袋的临时工,多的一天能拿300多元”。

“我以前也是能唱《青藏高原》的嗓子,但现在,彻底唱不了了。”杨美丽笑着说。翻看她2019年的视频,那时,她的嗓音清脆爽朗,但如今已经变得沙哑。不过,杨美丽对这些并不在乎,她在意的是把家乡的优质菌菇卖得更好。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