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楚县哪个饭店做羊肚菌巴楚蘑菇和羊肚菌哪个好

author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1,羊肚菌好吃吗

羊肚菌是一种珍稀食用菌品种,因其菌盖表面凹凸不平、状如羊肚而得名。羊肚菌又称羊肚菜、羊蘑、羊肚蘑。用于食积气滞、脘腹胀满、痰壅气逆喘咳。羊肚菌又称羊肚菜、羊蘑。羊肚菌(Morchella),又名草笠竹,是一种珍贵的食用菌和药用菌。羊肚菌于1818年被发现。其结构与盘菌相似,上部呈褶皱网状,既像个蜂巢,也像个羊肚,因而得名。羊肚菌在山火之后的两至三年内产量特高,因此北美的采摘者会根据山火来采集羊肚菌。然而,当火灾被控制后,在同一个地区内,它的生长数量会年复一年地减少不知道你说的最好是指最贵呢 还是食疗或药用价值 如果是后者 那么可以说不同的菌类有不同的食疗或药用价值很难说谁最好 但是要说最贵`(*∩_∩*)′ 有一种蘑菇,国际市场上价格一涨再涨;目前在日本每公斤可卖到150美元,折合人民币1200多元;在饭店里,它的价格更贵。这种蘑菇长在松树下,叫做松茸,学名为松口蘑,吃起来味道鲜美,余香满口。 物以稀为贵。松茸非常奇缺,在我国仅分布在黑龙江、吉林、云南、等不超过20个小范围区域内。此外,更为重要的是松茸是唯一不能人工繁殖的蘑菇。因为松茸是在松树的细根上长出的外生菌根,并通过菌根直接吸取松树通过光合作用而产生的糖类,这种特殊的营养吸收方式,给人工栽培松茸带来了困难。也就是说,松茸与松树不可分开,要发展松茸,必须同时发展森林。日本自昭和41年就开始由国库出资进行人工养殖松茸试验,至今也没有成功。 别以为这样就完了,最贵的还不是它 是松露。注意,和松茸不一样,松茸也是一种非常昂贵的蘑菇,但是不如松露贵。 最贵的松露可以达到4000欧元一公斤。 松露是世界上最贵的蘑菇,和长白山松茸不一样,虽然长白山松茸可能是目前亚洲最贵的蘑菇。 松露是生长在地下,尤其是橡树根部的一种外生菌块。通常是一年生的天然真菌类植物。大约有30多种不同的松露,产地分布在意大利,克罗地亚,法国,西班牙等国。与香槟,鱼子酱一起,被誉为世界上三大珍味之王。 松露是一种珍稀的野生覃菇。它的营养极为丰富并有着奇异的香味和美妙的口感。作为一种高级美味它为全世界的美食家所喜爱。松露还被誉为”餐桌上的黑钻石”。在中国松露通常被叫做“猪拱菌”(意思是猪拱出来的蘑菇。因为母猪对松露的味道极其敏感并能用猪鼻将它们从地底下挖出来)。松露生长在光线阴暗土质松软的碱性土壤下面。 在欧洲,特别是地中海沿岸,尤其是法国和西班牙,这种蘑菇一般长在橡树下,只有猪或者狗闻到后,不断地拱或者刨,人才能发现,从图中挖出来。 使用松露的习惯,在法国宫廷流行后,迅速随着法国烹饪文化的传播而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蘑菇。每公斤蘑菇市值4000欧元。法国人每次只放一小片,就要100多法郎。 松露有黑松露和白松露的区别。不过近年来在克罗地亚发现较多松露,导致价格略有下降。 但是大家谁也想不到吧,呵呵,中国也有这种蘑菇了,外观都和黑松露很像,不过我们的这种中国松露香气更独特,而且许多农民以前不知道,甚至用来喂猪。下面是我从半岛电视台看到的一个报道,还有华盛顿的一个报纸对于中国的报道,说明法国人挺虚伪的。特别是中国大部分这种东西被用来喂猪,可能更加伤了法兰西人民的感情了,其实大可不必这样,因为就好比欧洲人不吃淡水鱼,淡水鱼用来喂猫一样,我们不是也没有因此感到伤感情么?所以法国人这样大可不必,更不必禁止我们对他出口这种类似松露的东西。

2,巴楚蘑菇和羊肚菌哪个好

巴楚菇是属于羊肚菌的一类,羊肚菌分为小顶羊肚菌、尖顶羊肚菌、粗柄羊肚菌等很多种,而巴楚菇是皱柄羊肚菌,而且主要分布在新疆叶尔羌河流域。

3,巴楚蘑菇新疆最娇贵的蘑菇深山中大自然赐予新疆的珍品

爱吃菌类的人一提起最贵、最好吃的蘑菇,第一个想到的大约就是松茸。 松茸主要产自东北吉林,目前以云南、四川、等地较多,在安徽、广西、山西、青海等地也有松茸,不过数量很少。 松茸中含有的松茸醇、异松茸醇等药用成分,因其有化痰、止痛的功能,可治疗手足麻木、腰腿疼痛等而被收录在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当中。 我国在上世纪是松茸的出口大国,随着人们采摘松茸的数量增大,松茸在我国的产量也在逐年减少,如今松茸已被列为我国的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当中,保护的级别为国家Ⅱ级重点保护。 松茸数量的急剧减少除了大量的采摘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对于生长环境的要求极高,它只能生长在没有任何污染和人为干预的原始森林中。 当我们在羡慕大自然将珍品赐予了西南之地时,却不知在新疆也有一种菌类可以与之相媲美。 前段时间看《极限挑战》时,看到了极挑的嘉宾在新疆巴楚的一段节目。 当那天极挑的成员在完成一天的任务之后,在巴楚休息时,当地人为了招待他们,请他们吃当地 美食 特产。其中杨超越为了让大家品尝她炒的鸡蛋炒蘑菇,便用当地的巴楚蘑菇炒了一盘菜。 镜头给出的是她抓了一把蘑菇,而在第二天结账时才发现,就这么一把蘑菇居然600元。这个价格别说是我,当时的嘉宾也没有想到,然而经过了解后才知道,原来这里的巴楚蘑菇年产量仅10吨。五六公斤新鲜蘑菇最后才能成一公斤冻干蘑菇。巴楚蘑菇生长在新疆叶尔羌洒流域的巴楚县、麦盖提县、莎车县等地的胡区,因它的主产地在塔里木盆地边缘的巴楚县,因此被称为巴楚蘑菇。巴楚蘑菇与新疆的菌类不同,它并没有生长在山区,而是生长在有胡区之中。它的生长必须具备三个条件:叶尔羌河水、胡、沙漠干旱气候,我们都知道,蘑菇通常生长在潮湿多雨的环境当中,尤其是山地蘑菇,只有大雨后才能找到。 但是巴楚蘑菇却是例外,它只需要在春雨或是微雨轻润地表之后才会破土而出。对于干旱少雨的巴楚县来说,每年的平均降水量只有50mm,因此只有在每年的四月下旬和五月上旬一个月的时间里,巴楚蘑菇才会有。 而且如果地面被喷洒了农药或化肥之后,便再也不会长出蘑菇了。其实想一下,如果不是对环境这样严苛的要求,巴楚蘑菇大约也不会卖到12000元/公斤的价格吧。 每年夏天在出游之前,我们总会才打听哪里会有蘑菇,有蘑菇的地方仿佛自带了吸引力。当然,有些地方,即使听说有蘑菇,真到了那里也未必就能采到。 第一次在山里采到蘑菇是在2009年的夏天,那一年我们徒步去天池,在爬上最高的那座达坂时,突然发现了山坡上厚厚的松针之下的被称作大白脆的蘑菇,在见到它们的那一刻,之前爬山时的苦和累一下都没有了。后来听说山里还有一种蘑菇叫鹿茸菇的,这么多年我们只采到过一棵,那个鹿茸菇闻着就有一股清香,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鹿茸菇的影子。记得在七八年前,哥哥从伊犁地区的工地回来,给母亲带回来了一袋干蘑菇,皱皱巴巴的,他告诉我们这是羊肚菌,只在深山里才有,在当地售价在2000元左右。营养价值很高,他这样的告诉我。 后来才知道,羊肚菌只在天山深处的山林里才有,而且也只有那些放牧的哈萨克牧民们才知道在哪里采得上。 2018年我们穿越S101省道时,碰到了两个带着编织袋的哈萨克牧民,他们告诉我们要进入到深山之中去采羊肚菌。当家的问他们:我们能采得上嘛?他们看了看我们摇了摇头:你们的,不行! 采羊肚菌大约也是一个费劲的活,爬山不说,关键还得会找,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里生活习惯的人,不行也是自然的。 今年的十·一,我们在去西北第一连时,就听说当地有一种蘑菇,极好吃。那种叫牛肝菌的蘑菇,在其他的地方也是有的,不过味道都不如在185团一连当地的好。 在185团一连因为当地雨水较多,每年从五月开始一直持续到九月,只要是雨后的山林间,就可以找到这种蘑菇。185团一连的牛肝菌晒干之后的价格在400元/公斤—500元/公斤之间。 从2009年第一次采到大白脆开始,每一年的出游,到达目的地之后,我们总会先在附近找一找蘑菇,找到乃我幸,找不到是我命。 正是这种佛系的思想,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找不到的。 不过偶尔也会突然遇到很多蘑菇的情况,只是当时兴冲冲地采来,之后却又犹犹豫豫地品尝,最后则会干脆利索地丢掉,因为在新闻上看到太多的因为吃蘑菇而引发的中毒事件,处于深山老林的我们,总怕会不小心中招,毕竟人生还是很美好的。 通常遇到最多的是草菇,这种蘑菇吃起来虽然味道鲜美,可是总还是有点垫牙,除非是在周围实在没有其他蘑菇的情况才采之外,通常我们都会放过它们。 还有一种也常见叫马粪包的蘑菇,小如石粒,大若石块的都见过,通常我们也不去碰它,据说也能吃,但其主要还是用于止血之类的治疗外伤而用。 记得2017年的夏天,我们鹿角湾偶遇了很多的蘑菇,可是在我们兴冲冲地采完之后,回去尝时却发现是苦的,胆小的我们果断将那盘蘑菇倒掉,只可惜了那些肉。后来问在那里干活的哥哥,他说,那里的蘑菇的确是苦的,他们也曾吃过,也没什么事,只是口感不好,吃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去采过。我记得李娟在她的书里写过关于采木耳来卖的事,因为常年跟着哈萨克牧人转场卖货,在没有人的时候她们也会深入到阿尔泰的山里去采蘑菇。 她们最初是在那里采蘑菇,后来突然有了木耳,便开始采木耳,之后因为采得多了,便卖给新疆其他地方来此的游客,没想到,有些游客在吃过之后,便跟她们预定来年的,结果几年之后,木耳便绝了迹。用她的话说,来的也突然,去的也突然。 当然了,除了可以食用的菌类之外,还有很多是不可食用的,总之那些颜色鲜艳的,长得有些奇怪的菌类,在不确定是否可食用时,尽量不要食用。 在山的深处,还有很多人们没有涉足的地方,一定藏着最好的山珍,可是我却宁愿它们不被发现,只有这样,新疆才会一直这样美丽下去,也只有这样“大美新疆”才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到这里来。

Similar Posts